吉首新闻

栏目分类:

钱包受不了逾八成受访者称份子钱让自己有压力

逢年过节少不了遇上一些婚宴、满月宴、乔迁宴。随着人们生活水平和宴席档次提高,份子钱也水涨船高,少则几百,多则上千。“随份子”压力大,不少人直呼“钱包受不了”。

近日,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,对2006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45.4%的受访者最近两个月随了3~5次份子钱,84.8%的受访者坦言份子钱让自己有压力,47.5%的受访者将“随份子”看成维持人际关系的方式,43.6%的受访者认为不能凭礼金多少定关系亲疏。

45.4%受访者最近两个月随了3~5次份子钱

湖北武汉姑娘王清(化名)在北京工作,春节前两周,老家的发小结婚,她请了年假回去,随了2000元份子钱。“加上来回机票,参加这次婚礼一共花了我4000多元钱。”王清感叹,这个月要“吃土”(网络用语,夸张地描述连饭都没钱吃只能吃土——编者注)了。

聂英是一名博士研究生,有一次过节回老家,恰好遇到两名同学结婚,就各随了500元份子钱。“我在家就住几天,不想被婚礼占用时间,又抹不开面子,只好托人带了礼金过去。一个周末就开支了1000元。”聂英坦言,他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这两名同学了。

钱包受不了逾八成受访者称份子钱让自己有压力调查显示,45.4%的受访者最近两个月随了3~5次份子钱,49.4%的受访者随了2次及以下,5.2%的受访者随了5次以上。59.4%的受访者随过金额最高的份子钱为500元~1500元,19.8%的受访者为1500元~3000元,15.6%的受访者为500元以下,5.2%的受访者为3000元以上。

刚刚参加工作的王明(化名)曾一个月收到8份来自同事和同学的请帖,他去了5场宴会,“随份子”总共花了3000多元。“一个月的奖金都不够这些份子钱。”王明说,“当时最好的哥们儿结婚时,我和同学保持一致,给了1314元,是迄今为止金额最高的份子钱。之后,我节衣缩食了好长时间”。

“金额很高的份子钱会给生活带来压力,尤其是对于还没有正式工作的学生来说,随一次份子可能把一个月的生活费都垫进去。”聂英感叹。

调查中,84.8%的受访者坦言份子钱让自己有压力,23.7%的受访者直言有很大压力,仅11.3%的受访者表示没压力。

天津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表示,现在份子钱水涨船高,一些人会感觉压力大,可如果出得少,又会觉得没面子,就形成了一个两难的局面,有时候参加喜宴反而成了负担。

43.6%受访者认为不能凭礼金多少定关系亲疏

“如今,‘随份子’成为人们在忙碌生活中维持人际关系的一种简单手段。”某国企单位行政人员周小衡(化名)对
妾狂 返回列表